鬼魂夺妻,民间鬼故事之魂孕

 澳门网站大全     |      2019-12-09 13:33

明嘉靖年间,竟陵何湾出了一桩怪事。一个名叫何大彪的汉子死后不久,他的妻子突然梦见他回来了,随后二人又在梦中成就鱼水之欢。让他的妻子没有想到的是,竟然还怀上了身孕。其中到底是什么缘故?事情还得从头说起。 原来,这何大彪靠给人做挑夫为生。他的妻子屈小梅不仅生得貌美,而且温柔可人,夫妻俩十分恩爱。不想有一天,何大彪给人运送盐巴,直到夜深也没有回来。屈小梅心中惦记丈夫,独个在床上翻来覆去难以入眠。就在这时,突然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她开门一看,却是与丈夫一起做挑夫的王二。只见王二衣衫凌乱,满脸血污,还没开口,早已是泪流满面。他告诉屈小梅说,他们经过青山口时,遇到打劫的,何大彪被人当场砍死。他滚进山沟,才逃得一条性命听说丈夫已死,屈小梅双眼一黑,昏了过去,被王二摇醒,不由号啕大哭。打这之后,屈小梅思念丈夫,一天到晚泪水涟涟。倒是竟陵盐行的老板陈运昌隔三差五就着人送银子来,屈小梅一时也衣食无忧。 一天深夜,屈小梅突然被一阵男人的哭声惊醒。她到窗前一看,不觉大吃一惊,只见院子的半空悬着一条黑影,披头散发,体形与丈夫十分相似。难道是丈夫的魂魄回来了?她顿时感到毛骨悚然,再也无法入睡,便在床上坐了一夜。 第二天晚上,她只得将邻居的女儿周秀秀叫来做伴。可是到了半夜,哭声再起,而且比昨晚哭得更加凄惨。那黑影边哭还边朝这边走来,二人吓得抱作一团。见这里闹鬼,周秀秀再也不敢来给她做伴了。听说三清观的张道长颇有法力,于是屈小梅便将张道长请来帮忙捉鬼。张道长在房前屋后转了几圈,说那鬼不是别人,正是她的丈夫何大彪,由于舍不得她,阴魂不散,又找了回来。为了驱鬼,张道长在院子里念经诵咒作了一阵的法,离开时又给了她几道符,让她贴在门窗上和床头。或许由于符的作用,打这之后,一连几个晚上总算平安无事。 一天半夜,屈小梅突然梦见丈夫从外面回来,还给她带回不少首饰和礼品。她并不觉得害怕,一下扑到他的怀里,并成就鱼水之欢醒来时,屈小梅发现自己身上一丝不挂。回想梦中的情形,她不由一怔:难道昨晚丈夫真的回来过?让她感到奇怪的是打这之后,一连几晚她都梦见和丈夫在一起。没过多久,她还出现恶心、厌食等反应。开始,她还以为自己患上什么病。找郎中一把脉,才知道自己有了喜。这就怪了,难道梦中和鬼魂交媾也能怀孕?更要紧的是丈夫死了这么久,自己孤身一人居然怀上孩子,外面的人会怎样看自己?想到这里,屈小梅感到害怕起来。 就在屈小梅感到无计可施时,突然吴媒婆受人之托给她做媒来了,男方是城里的一户生意人家,前不久刚死了娘子,正想娶个填房。平心而论,屈小梅不想再嫁人,因为她还放不下何大彪。可这不争气的肚皮一天天大起来,如果真的被人瞧出破绽,怕是一人一口唾沫也能把她淹死屈小梅想来想去想不出更好的办法来,而吴媒婆三天两头的就到家里来苦苦相劝。屈小梅万般无奈,只得答应了这门亲事。 娶她的这户人家不是别人,正是竟陵盐行的老板陈运昌。嫁到陈家来不到半年,屈小梅就生下一个儿子,但陈运昌毫不介意,并将儿子视作己出。这一来,反倒令屈小梅感到有些难为情。只是没过多久,儿子就病死,屈小梅十分伤心。好在陈运昌对她十分疼爱。时间一长,屈小梅也就渐渐丢开这些事。

从前,山东阳谷县田冲镇有个汉子名叫吴小牛,靠给人做挑夫为生。前不久,他娶了邻湾一个叫曹大兰的姑娘为妻。曹大兰生得貌美,温柔可人,夫妻俩十分恩爱。

这年中秋,陈运昌和屈小梅饮过桂花酒,正在后花园内赏月。屈小梅感到身上有些凉意,进去穿衣服,将陈运昌独个留在后花园内。就在这时,听见一声怪叫。陈运昌扭头一看,不觉大吃一惊,只见墙边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个断头人,一颗头倒挂在胸前,脖子上还在往外冒血。当那人用手拎着头上的两只耳朵往脖子上摁了摁,陈运昌终于发现那人竟是何大彪,披头散发,面如死灰,七孔流着血,形态异常的恐怖狰狞。那人瓮声瓮气地喝道:陈运昌,你这狼心狗肺的东西,快快还命来,还我娘子来!说罢双手一松,头又掉下去挂在了胸前。陈运昌吓得屁滚尿流,双腿一软,跪在地上。只见何大彪一个纵步跳到跟前,用冰冷的手卡住他的脖子喝道:皇天在上,快将你所干的坏事如实招来,否则,这会儿就要了你的命!陈运昌战战兢兢地道:大彪兄弟饶命,我说我说于是不得不将自己的所作所为全说了出来。原来,何大彪和屈小梅成婚的那天,他曾去参加过他们的喜筵,回来后竟害起了相思,一天到晚寝食不安。用什么办法才能将屈小梅弄到手呢?陈运昌思来想去,唯一的办法是除掉何大彪。刚好那阵子盐铺有批盐巴要运到宜昌去,于是陈运昌心生一计,买通几个地痞扮作劫匪打劫了盐队,当场将何大彪杀死。

鬼魂夺妻,民间鬼故事之魂孕。婚后不久,吴小牛出门给人运送盐巴,好些天都没有回来。曹大兰心中惦记丈夫,在床上翻来覆去难以入眠。就在这时,突然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她开门一看,却是与丈夫一起做挑夫的王二。只见王二衣衫凌乱,满脸血污。原来他们经过青山口时,遇到了打劫的,吴小牛被人当场砍死。王二滚进山沟,才逃得一条性命听说丈夫已死,曹大兰双眼一黑,昏了过去,被王二摇醒后就号啕大哭。丈夫死后,曹大兰一天到晚泪水涟涟。田冲镇盐行的老板陈运昌因吴小牛是为他运盐遭劫,于是隔三差五就派人送银子来,曹大兰一时也衣食无忧。

一天深夜,曹大兰突然被一阵男人的哭声惊醒。她到窗前一看,只见院子的半空悬着一条黑影,披头散发,体形与丈夫十分相似。难道是丈夫的魂魄回来了?她顿时感到毛骨悚然。

第二天半夜,哭声再起,而且比昨晚哭得更加凄惨。那黑影边哭还边朝房门走来,曹大兰吓得抱着被子不敢入睡。听人说三清观的张道长颇有法力,于是曹大兰便将张道长请来帮忙捉鬼。张道长在房前屋后转了几圈,说那鬼是她的丈夫吴小牛的鬼魂,由于舍不得她,阴魂不散,又找了回来。为了驱鬼,张道长在院子里诵经念咒作了一阵法,离开时又给了她几道符,让她贴在门窗和床头上。或许是符的作用,之后一连几个晚上总算相安无事。

一天半夜,曹大兰突然梦见丈夫从外面回来,还给她带回不少首饰和礼品。她并不觉得害怕,还扑到他的怀里醒来时,曹大兰发现自己身上一丝不挂。回想梦中的情形,她不由一怔:难道昨晚丈夫真的回来过?接下来一连几晚她都梦见和丈夫在一起。没过多久,她出现了恶心、厌食等反应。开始,她以为自己患上了什么病,找郎中一把脉,才知道自己有了喜。这就怪了,难道梦中和鬼魂交媾也能怀孕?丈夫死了这么久,自己孤身一人居然怀上孩子,外面的人会怎样看自己

就在曹大兰无计可施时,突然吴媒婆受人之托给她做媒来了,说男方是田冲镇的一户生意人家,前不久刚死了娘子,想娶个填房。曹大兰本不想再嫁人,可这不争气的肚皮一天天大起来,如果真的被人瞧出破绽,怕是一人一口唾沫也能把她淹死万般无奈,曹大兰只得答应了这门亲事。

娶她的这户人家不是别人,正是田冲镇盐行的老板陈运昌。嫁到陈家来不到半年,曹大兰就生下一个女儿,但陈运昌毫不介意,并将女儿视作己出。这一来更令曹大兰感到难为情。只是没过多久女儿就病死了,曹大兰十分伤心。好在陈运昌对她十分疼爱。时间一长,曹大兰也就渐渐想开了。

这年中秋夜,陈运昌和曹大兰饮过桂花酒,一同在后花园内赏月。曹大兰感到身上有些凉意,就进屋穿衣服,只剩陈运昌一个人在后花园。就在这时,陈运昌听见一声怪叫。他扭头一看,只见墙边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个断头人,一颗头倒挂在胸前,脖子处还在往外冒血。那人用手拎着头上的两只耳朵把头往脖子上一装,陈运昌看出那人竟是吴小牛,披头散发,面如死灰,七窍流血,形态异常得恐怖狰狞。那人瓮声瓮气地喝道:“陈运昌,你这狼心狗肺的东西,快快还命来,还我娘子来!”说罢双手一松,头又掉下去挂在了胸前。陈运昌吓得屁滚尿流,双腿一软跪在地上。吴小牛一个纵步跳到他跟前,用冰冷的手卡住他的脖子喝道:“快将你所干的坏事如实招来,否则要了你的命!”陈运昌战战兢兢地说:“小牛兄弟饶命,我说我说”于是不得不将自己的所作所为全说了出来。原来,吴小牛和曹大兰成婚的那天,陈运昌去参加了他们的喜筵。他见到曹大兰后竟害起了相思病,一天到晚寝食不安。陈运昌觉得要想把曹大兰弄到手,唯一的办法就是除掉吴小牛。刚好那阵子盐铺有批盐要运到宜昌去,于是陈运昌买通几个地痞扮作劫匪打劫了盐队,当场将吴小牛杀死。除掉心腹大患后,陈运昌开始打曹大兰的主意。他先是半夜三更用竹竿吊着个纸人儿垂到院子里,扮成吴小牛的鬼魂啼哭。然后陈运昌又买通三清观的张道长,让他说是吴小牛的魂魄回来了,让曹大兰不怀疑是有人在装神弄鬼。随后陈运昌就潜入曹大兰院内,朝房内喷上迷香,等曹大兰处于半睡半醒的状态,他就拨开门栓进去施奸。而曹大兰由于迷香的作用,以为是梦,没有介意。时间一长,曹大兰竟怀上了他的孩子。陈运昌见时机成熟,便用砒霜将自己的老婆毒死,然后请吴媒婆做媒将曹大兰娶了过来陈运昌说完,像捣蒜泥似的不住磕头求吴小牛饶命。等他抬起头来时,哪还有吴小牛的影子?却见曹大兰不知什么时候来到跟前,一双怒目正死死地盯着他。原来吴小牛的魂魄审问陈运昌时,陈运昌招认的那些话曹大兰都听到了。她抓住陈运昌的衣服叫道:“你这狼心狗肺的东西,表面上装得像个正人君子,肚里却装满了坏水。你害死了我的丈夫,还害得我失节,我要杀了你!”陈运昌忙抓住她的手哀求道:“娘子,我是真心喜欢你的,我这样做都是为了你。”好不容易才将曹大兰哄住。